星期四, 七月 05, 2007

真诚恻怛

我从前并不明白,对人有“诚意”并不足够,因为即使对人有“诚意”仍会伤害别人。我最近就遇到一个口无遮拦的人,把自己的行为定义为“诚实”和“坦率”。这让我思考了很久。

原来“真诚”两个字应该和“恻怛”连在一起,形成“真诚恻怛”。唯有“真诚恻怛”的人,才懂得别人的悲痛,才懂得推己及人,因为这是对人的终极关怀,是一种良知的表现。

所以,我们待人不但要真诚,还要有恻隐之心,要有同情心,要关怀别人的感受。对吗?



18 条评论:

Crayn Tay 说...

“恻怛”是什麽意思?我真得不知道。請教一下。

認同你說的話。有時候,除了坦白。,我覺得還要學習如何說得好聽。就是説説話的藝術。話説得直接,就像一把劍。殺死人。話説得好聽,除了讓人聼得進去,還能感受到你的用心。

edwin 说...

我尝试找这个词的意思,可是找不到。找到的只是“恻”和“怛”两个单字的意思。大致上是表示“悲痛”,“忧伤”等等。

所以,我就尝试自己去解释。应该是带有“恻隐之心”或与悲痛的人“感同身受”的意思。

说...

坦白,是美德,但要配合会话技术。。学问一门

edwin 说...

对呀,说话是一种学问。“坦白”如果用得不好,是会伤害别人的。

我们都在学习。

進行到底的蚊子 说...

有些人自恃我就是這麼直的人,希望別人不要介意他的坦白和直率。

如果言語會傷害人,又對事情沒有幫助,真的沒有必要乘一時口快。

說話的藝術,我還是菜鳥,學習中。希望自己說的話不會傷害人家。

corvina 说...

我赞同你所说的。

舌头就像是一把利刃,说得好造就人,说得不好伤害人。

Crayn Tay 说...

不要介意?如果熟悉的朋友還不錯;啊。也不會介意的。只是擔心朋友會得罪身邊的人。

築穎 说...

因为要认识拿笃,所以意外地进入了您的世界。在您的世界里,沙巴、拿笃原来是那么引人入胜。
为了追随一份爱,我正在学习爱上拿笃这个地方。真的很开心认识您,希望日后有缘相识。

edwin 说...

我们都在学习,蚊子,忆培,阿邦。我们都在学习善用这把“利刃”。至于从我的眼睛看别人,我是不太喜欢那些心直口快的人。

edwin 说...

築穎,你客气了,大家平辈相交,对吗?

谢谢你提及我的家乡,单单是这样,已经引起心湖的一阵涟漪。

过去了你的部落格一会儿,猜测你来自中马,目前在拿笃居住,对吗?

我只能用公司的电脑上网,时间上有很大的限制。等我花多一点时间阅读你的部落格后,再进一步详谈,好吗?请保持联络。

NikoChing 说...

其实,我很感谢那些“用语言杀人”的人。曾经,遇见了一位呀尖嘴薄舌的老师,喜欢拿别人的弱点开玩笑。原本很小气的小花,我,在十六岁的时候,被他“训练”得更强。渐渐地,对“毒舌”免疫。

既然是真的,就接受吧!纵然他说的那么糟。是他看事情的方式不令人愉快而已。相反,如果是不对的,有何必费神在意。

看回头,还要谢谢我那个很坦率的好朋友。曾经,她大刺刺地击中我的弱点,让我看清楚,人生的缺点。

可是,坚持自己真诚和坦率的人,却用以挽回面子,很难。。。会被原谅。。。

“坦白”和“坦率”,是两码子的事。。。

edwin 说...

我不喜欢毒舌的人,我对毒舌没有免疫力。

坦白或坦率都是好事,但必须建立在善良和仁慈的基础上。

我知道在香港有一个修会,里头的修士平时相处,彼此都不准交谈。但是,他们歌唱时都有一把好嗓音,讲道时都滔滔不绝。

有时候,我说话也会伤害人......毕竟自觉能力太弱了。

築穎 说...

我虽然已是一个有家室的女人,但是目前还是居无定所,只能怪自己太响往自由的天空,留念吉隆坡的精彩,不过,我将会回来拿笃,回到丈夫的身边
希望我们有缘在沙巴相见认识,您是我期待的朋友

edwin 说...

每个人都会有安定的一天。

我也期待将来可以在拿笃见到你。不过,恳请你别再用中文直译我的英文名了,因为那是另有其人,别将我和他混淆了。

Crayn Tay 说...

我也遇過很多心直口快的人。也是想要感謝那些心直口快的人。真的。有些人,是真得很善良的。只是心直了一點。

edwin,你說你自己心直口快,我也是。我也傷害過很多人。

但是坦率是什麽?
坦白和坦率的差別在哪裏?請指教。

edwin 说...

坦率就是坦白吧?我也不知道它们的差别在哪里?不过原则上,它们意义的正面的。

虽然我有时会心直口快,但现在已经尽量避免了。令我比较头痛的是那些:喜欢用恶意的言语伤害别人,但是又把自己的行为定义为“坦率”和“真诚”的人。

所以,我就借着这篇帖子说明一点:
不管是“真诚”或“坦率”,都应该建立在“同情心”,“同理心”,“关怀”,和“友爱”的基础上。

会讲广东话吗?呵呵。唔系一句“坦白”就大晒!

NikoChing 说...

心直口快不是=坦率吗?

在我的理解里,坦率是一种鲁莽的坦白。

有一个朋友,他很坦率。看见别人穿得不搭称,他会说:哈哈!你今天很像圣诞树呢!
看见别人犯了错,他会说:都说了,还那么固执,活该啊!
虽然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可是,很伤人。
坦率不见得是可坦白的人。明明看见别人做着错误的事情请教他,他却没有把别人从错误中拉起。他只是静静地,冷冷地,看着别人去撞墙壁。

坦白,应该是比较经过思考的吧!坦白,可以选择不伤人的方式。

可是,有时候我很谢谢坦率的朋友。因为他的“一针见血”可以节省很多思考的时间和脑力。他的一句话,就像一巴掌把我掴醒。

坦白,却不能坦白得太扭扭捏捏。转了一大圈,可能连自己本来要说的话都忘了。

怎么看?因人而异吧!

edwin 说...

坦率,应该是比较率直的吧。就是不经过大脑的那种。有时候,一个坦率的人,说话伤害了别人后就会后悔了。另一种情况,就是他纯粹想要伤害别人,然后用“坦率”当借口。

另外,我想了又想,我好像没有说过自己是“心直口快”的人。他是不是从我的言行上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