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九月 17, 2006

甘榜巴户游记-环境篇

这就是我上个星期六到访的甘榜巴户(Kg.Pahu)所在的山坳了。这个与世隔绝的村落距离神山途中的纳巴鲁村镇约有两个小时的碎石和烂泥路程。由于星期六 抵达时天色已暗,这张照片是第二天早上在后山拍的。仅有的乡村人家隐藏在树林和三道交错的河流中。山坳的村落很少风,但是感觉很凉爽,可见它的海拔甚高。




从亚庇前往纳巴鲁约两个小时车程。在纳巴鲁的休息站可以遥望对面山上的甘帮基腰(Kg.Kiao)。整个村庄建在山上,经常被大雾笼罩,不知道居住在村内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纳巴鲁村镇上,村民摆卖各种零食和土产,包括野蜂蜜和水果等等,我喜欢吃的是很便宜的炒花生。(沙巴州的原住民不是马来人,这里的原住民包括种类很多,居住在距离海边较远的大部分是卡达山人和杜顺人,据说他们的祖先来自中国。)



我跟着车队从纳巴鲁前往甘榜巴户途中的道路,常遇到大雾和悬崖。


靠近甘邦巴户的另一个村庄,设备比甘邦巴户好一点。




我在甘榜巴户露营,第二天早上起身后拍摄的第一张照片。早晨的阳光迅速把村内的雾气驱散,村内洋溢着一片安详恬静的气氛,令我想起陶渊明的田园生活。




甘榜巴户的村民家园,村民的木板屋比客家人早期的箱型木板屋更简单矮小。村民生活简单自足,还有闲情栽种花自赏。



甘榜巴户被大约三条河流贯穿,其中一条较大的“新巴互河”将它分割成两部分。



连接甘榜巴户两岸村民的吊桥,吊桥是沙巴州内陆偏远人民常见的桥。这座吊桥只有中间木板的部分供人走动,走动时会摇晃,每次只允许不到十个人走过(怕太重)。我走到桥中间时望向脚下的激流,顿时觉得晕眩,所以上面在桥中间拍的相片得来不易。



seraphim de 天然浴场 + 水力按摩。我一个人于寒冷的早晨,趁大部分起床以前在这里洗澡。这张照片是等太阳升起后才拍的。



从营地过河到对岸,是村上小学的草场。黑色一大块的除了是大石头外,也可能是水牛粪。


附近村落唯一的小学--甘帮巴户国小,只有一排木板建筑物。马来西亚国旗和沙巴州旗飘扬。



后山拍的风景,有可以见到蔚蓝的天和山脚下的稻田。

6 条评论:

Edwin 说...

人手一机的时代很快就会到来,各种先进的通讯产品加快了人们思考的速度,所以不久后年轻人应该很少喜欢发表长篇的文章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类似“图与文”的东西应该会迅速发展起来。年轻人可以用一张图片加少许的文字来抒发情感。所不定类似的东西会发展成为一种新的文学类型。

所以,我将会把你的网站连接在我的“创作坊”,让学生们可以参考。希望有助于鼓励他们尝试简单的文字创作。

匿名 说...

你最后那段话看了有点摸不着头脑。是对谁说的?

这是你部落格里最早的帖子?

看了这游记,心里是安祥恬静。我很喜欢这样的地方。

edwin 说...

恭喜你!你终于看完我最后一篇帖子了!总共一百篇!

以后我还会陆续贴上新的文章和相片,希望你持续支持哦!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希望你也会在blogger设立部落格。

另外,上述那段话,我已经忘记是对谁说的。呵呵。

匿名 说...

嘻,其实我没看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哪个风景吸引我就会多逗留一会儿,很随意,这里是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地方。这里是infinity! ( ==> seraphimdeblog → infinity.)

暂把名字埋掉,在这里只想做个过客/看官,永远浪迹于你的部落格,好吗?^_^有留下什么的,希望是比较有素质和真诚的。

有时不想拥有、不想做一些事,是不想将来有变动时,此时拥有的会成为他日的负累,到时又要重新忘记和再次割舍。So…设立部落格,除非是有种推动力,要一鼓作气那种。(若真有这“鼓气”,应该少不了“邓丽君”一项,嘻嘻,你*晕*吧 :P)

edwin 说...

如果你能让我爱上邓丽君,你今生无憾了。

我的部落格,希望让到访的人感觉没有束缚,自然舒适。我将来的家,也是如此。

匿名 说...

邓丽君啊,没必要大费周章刻意让你爱上她。她本身就是一块磁铁,磁场超越时空。知道越多她的事迹,就越爱她和尊重她。

或许机缘还没到吧。机缘到了,你就会知道她多些,懂得欣赏她。机缘到了,一切都那么自然,毫无勉强。

还有一位女歌手,陈洁丽,1983出生的,也是我超级欣赏的,不过只限于她的歌声,因知道有关她事迹的还不多。其实,我也听时下流行的歌曲。在这里想找些比较有素质的唱片(非主流歌手演唱的),好象很难。在KL好象也没有HMV。认识陈洁丽,也是那时去台湾的机缘。

像一些爵士音乐,或是重新翻唱40年代上海的老歌,等等等等,各式各样的曲风和演唱方式,都想找这样的CD。或是能听一些现场的演唱也很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