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八月 06, 2007

静夜

,已深。一个人的夜晚,分外寂静。

你知道人经过一整天的垂死劳作过后,是什么东西让他的疲劳消失,治愈他的伤,使他恢复生命力吗?

是黑夜。

日渐疲劳的城市,日益苍老的市民,经过一个夜晚的休息后,第二天又恢复生气。原来一切白天的激情,还得靠黑夜去维持。

你觉得黑夜最美的部分是什么呢?是闪闪星光?是静卧的下弦月?是轻触的凉风?或是一种无形的--寂静?

我都喜欢。

我觉得一天当中最动人的时刻,就是深夜,寂静的深夜,万籁俱寂的深夜。

但这种深夜的“静”,并非一点由东西发出的声音都没有。若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像被关在隔音的秘室,那脑袋肯定会嗡嗡作响,呼吸声惊心动魄。

这种“静”,是夜深时发出的“幽静”。

夜 深时,窗外传来虫鸣,池塘里的蛙类在鼓噪,更为夜晚增添幽蓝的感觉。我觉得最美妙的是十二岁以前,睡在旧木板屋里,夜风的呼啸声从老旧的窗口穿进来。有 时候,睡梦中会被骤雨打在锌板上声音吵醒,挣开眼看见素黄的灯光,和睡在同一间房的哥哥、父母。那种感觉,真的很静;有很多声音但是感觉很幽静。

抱歉,请别打扰我的寂静。

如果将来有人与我同住,一定认为我是怪人,因为当我独自看电视的时候,总是把声量调到非常小。常人都听不见的声量,当我的心静下来的时候,我会听得见。而且,我睡觉的时候,请别让我听见电视传来任何声音。因为这种那些的人和机器发出的吵杂声音,破坏我的夜,破坏我的寂静。

我十二岁以后仍住在木板屋里(上层木板下层水泥的新家),楼上起居间的声音没有阻隔。由于父母亲很早睡觉,我看电视时怕吵到他们,所以总是把声量调到很小。这是题外话。

20 条评论:

築穎 说...

在我的感觉上,你悲观、沉静、太容易感性。。。
或许人基本上就拥有很多面!白天的自己,夜里的自己,工作上的自己,家庭里的自己,面面都不同,面面需俱圆。。。
唯有在这里,难得可以自己与自己内心的谈话
。。。
朋友,多少年前,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人,而且几乎每一天都会躲在黑暗里哭泣,但是,现在的我已成功自主了自己的心情,决定自己每一天要过的生活心情。

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开心就是,把悲伤放小,把欢乐放大。

感恩过去,珍惜当下,把握未来。

NikoChing 说...

或许在忙碌的时候,安静的夜晚才是唯一歇息的地方。。。

金田一 说...

人忙。心别盲。
夜,寂静中有一丝感伤?
是从哪里来的呢?

CLVN 说...

黑夜,其實不感傷。
黑夜,其實不神秘。
我喜歡黑夜,除了能給我寧靜之外,一切都變的比較漂亮,因為有燈光。燈光不及的地方,留給了黑色,就像國畫裡的留白一樣。

不過,睡不著的黑夜是擾人的。
通常,我是習慣不讓身體活動,躺著總比動來動去的好.....

说...

黑夜最美丽的是宵夜

Ryan Chin 说...

我很想念家乡寂静的深夜
不用空调,风扇只要调到一号
听着虫鸣,特别容易入睡

我也是看电视时把声量调到很小..
哈哈!!

edwin 说...

筑颖,谢谢你愿意跟我分享从前的经验。尽管我不懂得这是何等的哀伤,但我真心希望这些过去的经验,不会阻碍你去追寻生命中许多美好的事情。

另外,我应该不是你想像中那么复杂的人,我只是随着心情的变化而改变谈话的方式而已。以阿邦为例,他和我在网上聊了一整年才有机会见面,结果他说我跟他想像中很不一样。

但是,这些“不同面貌”的我,都是我,都是真我;不管是在学校、在家庭、在工作岗位、在社会、在朋友圈子里度过的时间,都是很实在地组成我生命的一部分。

至于我的过去,我的悲伤,我觉得还好啦。能够说得出口的,表示它们其实也不怎么样。我很庆幸能够用文字诠释自己的心情。

谢谢你的祝福,筑颖,大家一起为将来的幸福而努力吧。




谢谢阿静。心受伤的时候,记得有夜晚可以安抚和治疗。有一个诗人是这样说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金田一,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你最近好吗?

寂静的夜里,不管好的、坏的情绪和回忆也一起浮现。只要是真的情绪、真的回忆,就要去面对。这是了解自己、面对自己的过程。我们会因为了解自己而成长。

至于忙,我觉得还好啦。因为工作的时间和大部分人不一样,别人空闲的时候,我可能会忙。




伟义,什么事让你晚上睡不着?

很高兴你也喜欢黑夜的美。如果将来不用上班,不用寄人篱下,维持单身,说不定晚上不舍得睡觉呢!

到时,白天就睡觉,夜晚时间都用来思考、活动、阅读、研究食谱、做家务、和朋友彻夜长谈、赏月……真是人生一大享受也。



杉杉啊,原来你喜欢吃宵夜。那你宵夜会吃什么呢?

如果是我,和朋友看完一场电影或表演后,通常会和他们去一些传统的茶餐厅,吃一些小吃,烤面包,奶茶等等。也是很享受。

不过,吃完宵夜后不能立刻睡觉哦。





伟达,有没有注意到,拿笃的气候很特别,日温差很大,白天特别热,夜晚却很冷。

无法忘记,旧西加麦路的家,深夜里,灯光照射下,夜露弥漫的情景。更无法忘记那个萤火虫闯进房间的夜晚。

另外,原来我们都是听觉灵敏的动物。呵呵!

乘著風的蚊子 说...

能治療心情的,安撫心情的,是夜晚,我相信。

當忙完一整天,應酬了一整天,玩了一整天,到了這一刻,躺在床上前的那一刻,當靜心想想,回想今天的一切,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定位、空間、自我。

说...

通常都是薯片啊,rocky,巧克力,快熟面,mamak。。。。呵呵,很就每吃宵夜了啦。。健康重要~

说...

哦,对了,我发觉啊,吃饱饱,好睡觉。。舒服啊。。呵呵呵

edwin 说...

是的,蚊子,原来你也有同感。

睡觉之前,我会问自己,我今天有按照自己的心意,尽心尽力地活着吗?是否一些话应该说而没有说出口,是否一些人应该见的却没有见到?


杉杉,rocky是什么食物啊?

我最近也很少吃宵夜了,就像你所说的呀,对健康不好,睡觉的时候肠胃的压力很大。

Ryan Chin 说...

对!想回萤火虫闯进我的房间,以前都觉得一般的感觉,可是,kl人连看都没看过萤火虫,我既然还与萤火虫共眠。还记得,好奇的我一定想办法捉它起来研究!

在老家的沉静夜晚,奇怪的是都没有烦恼,很快就能入睡。我想念,旧西加麦路的家。

edwin 说...

最近几年很少回家乡了,在一年里回去的日子加起来都不到十天。

就算回去了,也很难找回以前的感觉,因为地方渐渐地变得不一样了,家乡的人也复杂了。家人......也衰老了。

文字君女 说...

看了你的文章,明白了夜猫子如何来的。
家,故乡,有空回去看看,不要到没得看的时候就后悔。真心话。

edwin 说...

谢谢均均。

p/s:请你喝茶。

築穎 说...

我又回去吉隆坡了,看你的文字,让我勾起悠悠的思念。。。我竟然会想念沙巴,会想念拿笃,从未试过的不舍,看来我的归期已愈来愈近了。。。

说...

rocky饼啊。。一条一条的。。有巧克力,草莓,和牛奶口味。。

edwin 说...

杉杉,哦,我也有吃过。

筑颖,我的文字只是一种媒介罢了,真正勾起你的思念的,是被你留在拿笃的人,对吗?:)

星·孤伤 说...

朋友,最近一切安好?我这里因为电脑出了问题,所以在短期内每办法上网,抱歉。不过现在好了,以后可以依旧操作,上网和大伙们继续互相交换消息。碎了,我十一月份会回沙巴一趟,到时希望能和大伙们约个时间出来聚聚,想念你们,到时见吧!!

edwin 说...

我?还好啦,很努力地生活着,尽量让自己过得更有意义,在各方面的。只是比较少写部落格了。就好像下一篇帖子所说的:歇一歇吧。

你也要好好为生活加油哦,希望11月可以见到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