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九月 23, 2007

家·印象



有一种已逝的东西叫过去,






有一种不能忘记的东西叫回忆,






我缺席的岁月里,

是否有人取代我的位置?



30 条评论:

edwin 说...

补充说明。

第一张照片是我家屋外的枯树。

第二张照片是大舅的家。他今年74岁,独居。

第三张照片是我家的柴房,已废弃数年。

第四张照片是我家楼下一隅。

匿名 说...

未來的印象靠堆積。

蓝月 说...

我喜欢最后一张照片。那叫什么?是秋千吗?

如果将来情况允许,我也像在自己的家放一个。

乘著風的蚊子 说...

我記得小時候,外婆家也有這樣的千秋,那時我和表姊表妹表弟們很頑皮,不是坐,而是站著晃動著。對面家的鄰居則有雙千秋,我們很喜歡去打搗人家借千秋。

我們,還有鄰居的孩子都長大了。年輕人出外工作,有了自己的家。那些老家沒有過去的喧嘩,剩下幾個老的,舊舊的板屋,好不荒涼的。

nottyboy 说...

很悽涼的感覺....

那是bing bong 哈哈哈哈

Crayn Tay 说...

好久沒來這裡了,你一直都沒有從我的腦裏抹去。你一直都在我的心理,並不只是在回憶裏。

NikoChing 说...

看了你的图片。我更想家。明天是中秋。又是一个与家人相隔远地的佳节。。。

築穎 说...

回家啦?朋友!天大地大,家里还是最安全,最舒服的地方。拿笃虽然是我夫家,但感觉是那么遥远。

已是第二年的中秋节,我依然无法月圆人团圆,去年人在台湾,今年人在吉隆坡

心圆,相信就能圆满一切的不完美吧!中秋节快乐

edwin 说...

匿名兄,我不太能体会哦。欢迎稍加说明。

月,不管那种椅子叫什么,不过大家都知道是那样的东西就对了。^_^你买了后放在露台?可以坐在椅子上赏月吗?

蚊子,从前在家的时候,那张椅子几乎是我专属的,让我留下很多回忆。有时候心情很烦闷,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整个下午,看着太阳下山。如今,好像没有人坐那张椅子了,但它仍摆在那里。

顽童啊,这几天回家,看到家里的环境,和人,有这很强烈的感觉......还有一张没有放上来,那是用背光拍我们屋子,结果拍出来的感觉让我的心情很沉重,很沉重,好像一种阴影把我淹没的感觉。所以当晚就把那张照片delete了。

阿邦,我也不会忘记你的。你不能被取代。得空多聊聊你的生活嘛,让我更了解你的生活。

阿静,阿静,我的相片让你更想家吗?那就尽情地想吧。别让环境和距离把自己的心变冷漠。

築穎,家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不是吗?不管是吉隆坡,还是拿笃,都可以成为你的家。祝你和你的家人中秋节快乐。

各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健康,平安。

Super Saiyan 3 说...

枯萎、孤独、凌乱、夕阳!?

用你的创造力,让你的家繁盛起来吧!

edwin 说...

枯萎、孤独、凌乱、夕阳!
谢谢你为我的照片取了那么贴切的题目!

对了,也谢谢你提醒了我,人类的四大天赋的巨大力量。这四大天赋就是:良知,自觉能力,自主意志,创造力!

说...

你家的照片,让我不禁怀念起那棵曾让我们在树下大快朵颐的红毛丹树......好久以前的事了,久到树已经不在了对吧?

还有你家楼下,曾几何时我们也在那逗留过,翻看旧玻璃柜内的书......过去的时光,总是特别美好!

nottyboy 说...

人就是那樣。。。會離開一個地方去尋找自己的東西,當你離開時別人卻會來占據你離開而留下的空間。。。人永遠在遷徙

edwin 说...

彤,那棵红毛丹树应该还在的,只是朱颜改,莉珠和欣蓉早嫁了,我们也年长了,很多人事都不一样。

对了,现在我在楼上的房间让给哥哥,父亲把我的房间改在楼下。那天回家,想起很多事情,辗转难眠,就找旧书柜的杂志看,度过了难熬的一夜。


顽童啊,除了我的房间,很多东西也被其他人取代了,唯独我坐惯的那张bing bong没有人坐,呵呵。

其实有人取代我的位置是好的,我最怕自己的离开会给家人带来无法弥补的失落。

大恒 说...

bing bong是福建话,应该吧,因为我家人都这样叫它bing bong

edwin 说...

不懂哦。

大恒 说...

应该吧,你好吗?

馒头 说...

近来的你好吗?

edwin 说...

我最近的生活比较平静。

馒头,你是斗湖的mandy?

匿名 说...

现在的我是由过去的我累积而成,未来的印象靠(现在)堆积,未来是如何就看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看你现在如何去创建。这是我对2楼那位“匿名者”的理解。

没有人取代那位置,也没有人不能取代那位置。Bing bong本如此,何处染尘埃?哈。

Bing bong似客家话。让我想到山打根公公家的秋千。很多儿时回忆。平静温馨。

edwin 说...

Bing Bong本如此,何处染尘埃 ,Bing Bong本如此,何处染尘埃......

要是哪一天我离开了,应该有人取代我在你心中的位置吧?但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匿名 说...

U mean…那bing bong在你心中有不可取代的位置?有很多你儿时的回忆?很有意义?…???

edwin 说...

是少年时期的回忆。下午时分,我喜欢一个人在缓缓地荡秋千,静静地思考。我不爱外出,不爱读书,我不太合群,我在品味我的忧郁和哀愁。这是我的年少岁月。

匿名 说...

我高中时也不太合群。讲堂里,我总是自己坐在一个角落,也不管其他同学是怎么看。但我很爱看书,不是学校指定那些,是看那些…你说会让你*晕*的书。这段时间我人生得到深化。往后舞台的岁月,面对几千的观众,那是种广面人生。两者使我的人生立体起来。我是这样看自己。

edwin 说...

有时候回想中学岁月,还是令人缅怀的,尽管被忧郁的情绪笼罩着。

有时候,并非学到很多,懂得很多,就会快乐。忧郁的季节,当中也能体会快乐。

匿名 说...

是呀,懂多学多≠一定会快乐。要么不懂,要么可以懂得装不懂,要么就全懂。

学校会教我们奉公守法。但没教我们如何快乐,也没有探讨该如何好好面对死亡…有吗?还是我没专心上课。

edwin 说...

学校的课程没有教,但我在求学生涯中体会到: 既痛苦又快乐,既寂寞又美好的道理。

不知如何面对生命,又如何知道面对死亡?

匿名 说...

不知生焉知死。同样的,用另个角度,不知死焉知生。“生”和“死”似个相辅相成又对立的统一体,一体两面吧。如果我想要有一个如何如何的生命结局,我就想办法该如何如何好好地活。

我觉得是思维方向的不同:
不知生焉知死:deduction?
不知死焉知生:induction?
但最终想达到的意义都一样吧。

问你一个好玩的问题:
你觉得生、老、病、死4个阶段是人必经之路吗?为什么?

edwin 说...

我觉得生老病死并不一定是每个生命必经之路。我只是这样觉得而已,我不是在下定论。很多婴儿被堕胎,这些纯洁的灵魂应该可以马上得到安息吧。抱歉,我不是轮回论者。

所以说,对生死的看法因信仰而异,所以,如何在学校灌输生命教育?

匿名 说...

其实你已给了两个答案。很好:-)。只是详细的,见面时再聊吧。

我觉得真理就是没分你我的信仰,适用于全人类和大自然。是不是宗教的,只是个标签吧。细分的话,佛学和佛教是有点差别。

生命的教育也许可从哲学角度去探讨吧。起码,这里的中学教育有叫人去想想生命的意义等等吗?还是熟悉考题讲比较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