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一月 24, 2007

夜·叶·月



《木兰花》
欧阳修

别后不知君远近,
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
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
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
梦又不成灯又烬。

21 条评论:

蓝月 说...

感觉凄凉...

edwin 说...

那首诗是事后胡乱找的。实际上,拍照的时候,心情很舒服。

那天晚上出外工作到很夜,心情极烦闷,抬头看夜空,明月高挂。站在树下,向上拍树叶,背景是一个朦胧的月亮。当拍到这张相片时,不懂为什么,心里一阵窃喜。

很久没有blogging了,语言变得笨拙。抱歉,月,月送给你。

蓝月 说...

你好吗?

edwin 说...

月,如果你能看见我,我会以一个而淡然而温暖的笑容来回答你的问题。有时候,言语反而成为表达心情的障碍。

我在回味从前blogging的生活(这样的语气,是否意味着这种生活已经结束了呢?)。发现过去的自己,有时候还真是傻得可爱。

你呢?现在新加坡的学校是否年终假期,你要上班吗?如果没有上班,那你平时在做什么?

蓝月 说...

已经结束了,还是,你会让它结束?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不觉得傻。

我... 也不知道好不好。最近,又会去上课了。最后一次。终于。过后,会去澳洲散步...

edwin 说...

若是会结束的,它自己就会去结束,我不会提前结束它。在意的,是它——blogging的生活,是否在我们的生命当中,留下一些什么珍贵的回忆?我想,这是肯定的。

去澳洲,好远哦,真好。别那么快回来哦。有机会的话,你不妨体验一下,自己能接受不同的生命到什么程度,也不错。

说...

感谢你在我的部落格留言,怕万一你没看到我在那儿的回复,就给你在这回了。

首先,宝宝的名字最后不是我取的,只是在他们取了后我觉得不错,我们的朋友也很高兴我的认同。姓符的孩子,叫策毅,希望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硬朗男子汉,面对任何困难都不轻易退缩,呵呵。

再者,我明白你懒得回答的心情。我们这样子,在别人眼中可能有点不太正常,可这条不是太多人在走的路,轻松自在就够,不一定需要很多的认可。我们太爱自己,也太懂自己,有些事在生命中占的意义太重,所以守得特别谨慎,不想连这么重要的事也违背自己的意思。直到如果某个时刻某个地点,出现某个我们愿意天崩地裂都陪伴着不放手的人,我们才愿意把最珍贵的礼物送出。这样的想法,真的不需要其他无关重要的人的首肯,我就越来越不在乎了,只要确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够了。

最后,那个可笑的故事就当是一则笑话吧,对我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影响,反正谣言对我来说早就不是新鲜事,时间总能为我说辩白,我依然享受自己的精采!

大恒 说...

ei,你换了你的link啊?找了很久才找到...

Ryan Chin 说...

ai,我的文笔很差。。看不懂!表哥最近好吗?

scarfman 说...

haha.,.....你好吗????
很久没有BLOGGING拉...
请问,怎样把月亮拍好???

edwin 说...

抱歉,各位,最近都没有回复留言。

edwin 说...

彤,谣言止于智者,或许真需要为自己感到悲哀的是那些愚昧的人。

大恒,没有啊,网址照旧。

表弟啊,我的华语也是中学程度罢了。那首诗是在网上胡乱找来的,它的意思大概是形容一个女人如何强烈地想念他的爱人。

我喜欢这一句“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大概是说,她的爱人离开她越来越远,渐渐地就失去了音讯。为什么用“鱼沉”,这是因为古人认为白鸽和鱼会帮人送信,用“鱼沉”比喻送信的鱼也消失了。大概是这样吧。古代中国人很含蓄的,不敢直接表达爱意,所以用很多比喻。

scarfman,我也很久没有blogging了。其实我并没有掌握太多拍月亮的技巧,只是每次拍的时候,心里都想把月亮拍得美美,然后送给某人。器材主要是加一个basic的长镜头,配合d50而已,因为没有钱买好的相机和器材。

我一直认为,感动人的,不是相片本身,而是拍照的人的那颗心。尽管你的摄影技巧多么出色,但若你的心灵不坚强,你的人格不健全,你的照片也不会对真正感动到别人的心里去。

大恒 说...

噢,应该是我的电脑出了问题,你好吗?
我最近还好,只是学校不给我搬去西马因为哪里没位

蓝月 说...

回来了.. :)

edwin 说...

大恒,我还好啦,除了生病这一点之外。我很常有小毛病的。

月,欢迎回来。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可以亲自拍南半球的皎月。

Ryan Chin 说...

哇,表哥,你真的是很有文采。。跟你讲话会不会有压力?我下个星期应该回到亚庇了。。在联络你。。

生病了还好吗?

蓝月 说...

生病了吗?

edwin 说...

表弟,如果和我讲话觉得有压力的话,要让我知道哦,我会改善的。

月,痊愈七七八八了,只是一回到公司就流鼻涕,因为室内空气充满细菌。

蓝月 说...

是天气的关系吧...最近很多人都病了。

我今天出席了一个,我从来没想过会出席的聚会,遇见了阿邦...

edwin 说...

哦,是新加坡网聚吗?见到了阿邦,他有提到我吗?

今天工作压力超大。

蓝月 说...

应该算是马国人在这里的网聚吧... 我只是去凑热闹。

有。提到,一次。呵呵。

刚开始他一直来找我说话,好热情。我太恍惚,还不知道他是谁。

为什么今天压力特别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