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一月 24, 2006

烈飞儿的故事

是烈飞儿,今年15岁,是一名学生,住在亚庇区附近的小镇。

今天早上,和往常一样,换上白色有少许皱的校衣、绿色长校裤、白色学生鞋,背上蓝粗布书包,还未向家人说一声,就径自出门了。

但我没有上学。

乘上相反方向的巴士,不一会儿就抵达亚庇市区。进去熟悉的漫画店,一个没有人会理睬我的地方,磨了一个上午。通常我会用内阅一本漫画的钱和速度,看了三本,店员也懒得理我。不过,常常自己看了什么,过几天就忘了,说到底也不是那么爱看漫画。

有时零用钱不够用,又或实在没有好看的漫画了,我会走到附近的山上,一个没有人会发现我的地方。看着几道温热的阳光,从树荫中传统进来,心里突然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尽管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是多么不踏实。

已经两个月,我这种逃学的日子。在我就读的那种学校,学生两个月没有去上学也没有人会在乎。连班上同学也没有来找我,这倒让我觉得不太舒服,不过想回头,过去的自己恐怕也没有在他们心中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吧。

其 实我并不讨厌上学,我也喜欢艺术,我也喜欢学习,我也有暗恋的女生,但我觉得上学……没有意义?也许吧,只是真的很不喜欢那种环境--没有责任感和敷衍 塞责的老师、行尸走肉似的同学、愚蠢而枯燥的课文、还有日复一日的上课模式……我极度厌烦。什么“现实生活就是这样啊”的废话,那我从小对这个世界建立起 来的希望和信任是什么?我的存在又是什么?为什么我不能选择我将成为什么,而必须根据别人所安排的方式,塑造成他们也没有把握将成为什么的什么?

我的未来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彷徨得想哭,我没有安全感,但我真的不想继续这样生活下去了,所以才选择暂时的逃避。尽管只是暂时的逃离,但至少,这一刻的我,心是安宁的。

没 有上学的这段日子,我知道也许我的做法是错的,但至少我选择了和别人不同的做法,这让我真实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我不是无法选择之群体中的一分子,我有 我自己的个体。这一刻,尽管我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做,但其实我的心中从不曾像现在这样,感受到自己是那么真实地活着,这一刻是生命中真实的一刻。

放学时间到了。

我走下山,经过小镇,避开同校的学生,不发一言地回到家。开门后发现家人不发一言地怒目注视着我……我知道,短暂但安逸的日子,结束了。



后记:


如果一个人那么容易屈服于现实的模式,那么他所无法跨越的,不但是现实的模式而已,而且还包括从小对这个世界建立起来的希望和信任。

是改编自我的损友烈飞儿的真实故事。一无所有的烈飞儿,上个月去西马工作,不久后将到欧洲,也许是意大利或荷兰,寻找自己新的人生。他离开前唯有我跟他饯别,他承诺将在学艺成功后才回来。

想起他对我说的这段逃学的经历,我的心里竟然不断浮起一种向往的感觉,真不愧是我的损友啊!相信,换成我处在和他一样的环境,我也会作出和他一样的行为。只是,我所就读的乡区学校的校规意外地严格,所以没有机会逃学。

不管怎样啊,烈飞儿,你比我勇敢,你也比我快突破自己,所以你一定要成功。我会因为你而感到自豪。

22 条评论:

枫之家 说...

其实,我身边曾经也有过同样的朋友哦。
如果你有兴趣了解她,请到我的部落格的“琦子海阔天空”,就可以知道她的过去。

她并没有完成中学阶段,但是却可以进入韩江学院完成新闻专业文凭,继续到南京大学新闻学院主修新闻。她是我的室友。她还有一个显赫的过去,她是大马国家女子羽球队的后备队员,因为自己认为自己不可以依靠打羽球为生后,毅然放弃入选国家队。

她辍学期间,找到了宗教信仰。追随师傅,到过尼泊尔游学。我相当羡慕她的豁达。

edwin 说...

国家后备队?!到尼泊尔修行啊?!好厉害哦!

呵呵!不管她是谁,想要我认识她,叫她自己来跟我说话吧!:p (开玩笑的)

不过,除非工作,我极少主动跟陌生人攀谈,这倒是真的。 在部落格界也一样。

而且,我也没有必要因为想要知道一个人的过去而跟他结交,因为友情不是源自一种好奇或互相帮助,而是源自一种在彼此认识前就已经存在的缘分。你明白我的想法吗?

所以啊,呵呵!请你别介绍别人给我认识了。
>_<

edwin 说...

说回这个帖子,我讲述的朋友名叫烈飞儿。根据他本人的解释,这是一个“堕落天使”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而我的名字确是“色辣芬”。

所以,我觉得,生命的安排真的很奇妙。如果我和烈飞儿的成长环境对调,或许15岁时逃学的变成是我,而不是他。而且,现在的我也许会取名叫“烈飞儿”,而不是他。

真心希望读者们会从这篇帖子中了解我的想法。但是,要一个人真正了解另一个人,有时候,是一件很奢侈的想法。

蓝月 说...

如果没有错,“烈飞儿”在漫画世界里,真的是个堕落天使。

枫之家 说...

什么和什么嘛?
好心被雷劈哦!

我只是想和你分享我身边的一位朋友而已呀!
我不是要你和她结交哦,别误会!(我真的要哭了哦)

算了,不主动攀谈,算了。
我看我还是少留言吧。
免得,被你怨。

edwin 说...

我又不是你的陌生人,枫之家。

其实我看到你的留言时是非常开心的,我想要了解你的想法,想要知道你的近况啦,什么都好啦,因为我们是朋友对吗?平时大家工作很忙,几乎没有时间见面或聊天,所以我非常珍惜你来我的部落格留言这么短暂的时光。可是啊,如果你的留言只是和我分享某某人啊谁谁谁的事情啦什么什么的,我就会觉得不是味儿,我心里就会想:“什么跟什么嘛,我都跟那些人没有关系,我在乎的是你嘛!”

呵呵,明白吗?如果你因为这样而不在我这里留言,我会非常伤心的。所以啊,哎!还是请你随意留言吧,就算是再介绍什么人给我认识也可以,最多我再拒绝一次罗。

edwin 说...

月啊,既然你知道“烈飞儿”是堕落的天使,那你知不知道“色辣芬”是什么呢?

蓝月 说...

色辣芬是 Seraphim 翻译过来的。而Seraphim 在圣经里是其中一位天使。对吗?

蓝月 说...

列飞儿和你同年?

枫之家 说...

我又回来哦!
这次,你应该不会在怨我了吧!

对了,记得到我那坐一坐。
增加了电子宠物与时间哦。
有可能的话,我还会增加一些有用的装备哦

edwin 说...

哦!到枫之家的家坐哦!

月,其实色辣芬只是一种天使的“职务”,这种被称为色辣芬的天使很多。他们也被称为:炽爱的天使。

烈飞儿应该比我小一年吧?

Super Saiyan 3 说...

在追逐夢想的同時,兼顧自己的責任也是很重要的,兩者並不可划上等號.不能以追逐理想作為逃避責任的藉口啊!

edwin 说...

你说得对。不过,有时候人并不知道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责任是什么。

尽管不能划上等号,可是,有时,可以让我们努力去追逐的,不一定是理想,也可能是责任,对吗?

蓝月 说...

换个角度看,难道责任,就可以是逃避追求梦想的借口吗?

往往留下来负责任的人,都遗憾着没有追求的梦想。而放弃很多,追求梦想的人,却总是惭愧于没有留下来担起责任。

金田一 说...

追,我追了很久,色辣芬应该知道吧!
累,但我不会放弃。
心中很远深处有一个声音,默默的告诉我,
你千万别停下来!
这是上天给你的一个安排,继续冲能让身边的朋友更快了!
你追,就能找到自己在世界上的目的!
月〉我认为,每一个人多有很多责任,但又一个责任是上天给的,也是一种礼物,一个只是属于你的责任,礼物!当你真正了解,抓摸到时,就会完完全全释怀,直到你的人生目的!
色〉我相信那声音在和你沟通,请谦卑和耐心的聆听吧!记得,还有我这金田一!你应该知道我是个难缠的家伙!

edwin 说...

我觉得金田一的看法很好,他的解释是:如果一种责任是上天所赋予的,它可能是一个十字架,也是一份礼物。

如此一来,super saiyan 3的看法就可以被打破了。原来,有时候,我们追求的一种理想,它本身可能就是一种责任。

p/s:我会寻找那道声音。

Crayn Tay 说...

在念着这篇文章的时候,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心情。我不能确定我能够完全理解你的心情,或完全明白故事的意义,可能也不了解,列飞儿的心情。

给我,我会觉得列飞儿的生活很彷徨,也像是行尸走肉。我是说没有去上课的日子,可能自小我就被教导上课念书都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保障。小学的我,那个时候不懂事,可是中学的时候,我真的指导,念书就是为自己的未来。难免害怕自己会是没有能力念好书的那种笨学生。害怕自己考得很差很差的成绩,怕自己不能上大学念自己要的科目。
我一直知道,有些上课制度真的很可恶,可是我们就是要经历这些。或许因为这样,我们才更能够面对社会的更多可恶的事。我其实觉得,这样堕落的生活,像列飞儿的生活,逃学的生活,很不实际。觉得,什么那个时刻才会感觉自己的存在,我都不认同,就像有些人会要折磨自己,伤害自己,才感到自己的存在,一样的情况。尽管我不能认同列飞儿那时的做法,却不能否认,我其实还蛮想要尝试这样堕落的生活,当然,我没有那种勇气去坏,我不能说列飞儿的做法是对是错,虽然我不认同,却希望这样的堕落日子,只是列飞儿的过渡期,希望他在经历了这样的低潮,他会更珍惜以后的人生。可能我会对列飞儿的做法有了软化是因为我觉得,只要你还没有死,你都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可能以后的日子,很多很多不小心堕落的孩子,列飞儿都有能力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或许,列飞儿的任务来了。为了更多堕落的孩子。加油。

edwin 说...

我觉得,烈飞儿那段日子没有上学,其实没有堕落的意义在里面。他只是选择逃离自己所不喜欢的环境而已。

crayn在斗湖可能是念一所制度和管理都非常好的独中,课外活动的安排也多姿多彩,那种环境也可以认识很多朋友。所以,crayn还可以认同他所接受的教育制度,也许吧。

烈飞儿的环境不同,乡下的国中,那是一个没有人理会你的学校,身边很多都是坏学生或其他族群的同学。如果我在那种环境念书,我会觉得那样的生活才是堕落和行尸走肉......也许吧。

我感慨的是,如果我的成长环境和烈飞儿对调,也许逃学的是我。我现在也会取名叫“烈飞儿”而不是“色辣芬。

不过,目前这一刻,却是烈飞儿突破了环境和自己,而我却没有。

Crayn Tay 说...

我会接受我学校的制度不是因为它真得那么好,而是那时候虽然不喜欢也不懂得可以做什么。就想要离家出走的孩子,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的学校也有很多不爱念书的同学,所以我觉得,看个人的想法。可是在我们心智不成熟的时候,我们怎可能会去接受我们不认同的事情?

不管列飞儿过去怎样,现在可以完全过着自己要过的生活就很好了。色辣分,不用紧,我也和你一样,还没有突破自己。

烈飞儿 说...

…………就我个人而言,我超喜欢逃学那时的生活。“卸下现实而得到真正的现实,是我个人的现实。”个人的存在是多么的精彩,群体的存在是多么的美妙。……我的精彩……(色辣分你已知道。)……我的美妙……(你又何常没见识过?)精彩和美妙两者我何时舍其一;尽管再选择当时,我一定会再逃学无数,兼不必考虑又何必选择。……坏……好……好……坏……愤世嫉俗者何须解其一。(色天使,你还舍不下“俗”这一字吗?)

edwin 说...

呵呵,主角终于出现了。

我现阶段还在寻找隐藏于平凡中的精彩。如果找不到,就离开吧。

烈飞儿 说...

“色”君,你的“美妙”我是很了解的。何须执着于“精彩”呢??各有各的机缘,何须强求。你交了我四字“随心所行”;纵然不能顾全大局,也能保有小我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