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二月 21, 2006

哥哥

图中右边第二个深色衣服的就是我七哥。酒和卡拉OK都是他的生命。
据我所知,原本不会活在这世界上但是又确实地活着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的哥哥,另一个就是我。
两天晚上,我到一家卡拉OK酒廊,为他们举办的一项歌唱比赛活动拍照和写稿,在那里逗留到凌晨一点。

其实,我老早就知道,这种花天酒地、嘈杂窒息的场合怎么适合举办歌唱比赛?这只不过是一家酒廊的商业宣传活动而已。不过,在我哥哥健威要求之下,我当然要帮忙。

健威是我最小的哥哥,和我一样在亚庇住,但我们不住在一起,基本上我们也很少见面,所以很少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就算他向朋友介绍说:“这是我的弟弟……亲生的哦!”,会相信的人也很少。

大概因为我们的外貌、体型、语气、动作、装扮各方面相差太大了吧,至少有两次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偶然发现我们的关系的时候,都瞪大眼睛笑着说:“都不明白你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弟弟)!”

成长的印象
我在之前的帖子曾经说过,我是家里的老幺,另外有五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当中,年龄和我差距最小的,就是比我年长四岁的七哥。

虽然年纪相差最小,但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他好像不常陪伴着我,而且我当时似乎不怎么喜欢跟脾气暴躁的他在一起,他的朋友我一个都不想认识。反而是六姐--比我年长八岁的健美,在我成长的过程陪伴我走过很长的岁月。

记 忆中,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我在拿笃乡下的家,经济变得很糟,因为父亲把钱全部投资在四哥的学业上(在亚庇念完独中后到加拿大念大学)。大概从那时期开 始,家里的气氛也渐渐地增添了悲伤与哀愁。也许是内心对父母不满,加上缺乏正确的指导,所以五哥和七哥都相继辍学了。

七哥十六岁就找到工作,那是晚间在一间餐厅当卡拉OK“唱片骑士”。印象中他每天傍晚之前就驾父亲的车去工作,然后凌晨一点多才回到家,偶尔会喝醉。由于和他分享一间睡房,所以我在凌晨的时候也会醒过来,我对声音是很敏感。

他对唱歌的爱好就是在那时候培养起来的。从不曾受过音乐教育的他,却有一把好嗓音,在乡下的歌唱比赛和工作时受到肯定和赞赏(他在数年前终于成为“沙巴歌王”),弥补了家庭和学校对他的欠缺。事实上,父母亲和兄长多少也因为家里出了个会唱歌的人而对他刮目相看。

和大部分年青人一样,他在廿岁左右就离开家乡拿笃,到西马和新加坡工作,记忆中我好像没有跟他送别。从此之后,他就不再回到家乡长住了。

在异地的感情
廿三岁左右,他选择亚庇作为安居乐业的地点,觉得这时候的他容易亲近得多,也好像更成熟了。所以,在二零零一年,七哥廿五岁的时候,无依无靠的我也离开了家乡,到亚庇投靠他。

当时我对自己的前途茫然不知所措,原本想透过职业介绍所安排到新加坡工作,但是他却大力劝阻我,所以我毅然决定留在亚庇。现在看起来,命运的安排的确很奇妙,这个在我成长过程中不曾扮演很大角色的哥哥,却对我往后的人生起着重要的影响。

我在亚庇很快就找到别的地方居住了,从此之后我不曾和他一起住过。最近,二姐(现代孟母)也搬来亚庇,健威决定跟她一起住。

二姐有一次向我投诉他的坏脾气和不良生活习惯,说他喝酒、夜归什么的……我却一笑置之。心想:“二姐啊,你也很多年不曾跟我们一起住了吧,所以你不了解他的个性。”我发现自己还是熟悉他的。

最近两三年,他的经济拮据,事业上好像很不得志,有一些个人财务的问题总是无法解决。我偶尔会埋怨他的理财能力太差,不过在有需要的时候我一定会伸出援手的,毕竟血浓于水。

不过,话说回头,我觉得他的金钱的使用态度有问题,这可能是源自成长过程中因为物质的贫乏和渴望而导致日后的不平衡,进而造成“不花钱就产生严重不安全感”的问题。

其实,我的心理也不平衡了很多年,不过表现的方式却跟他相反。我是“一花钱就产生严重不安全感”,曾经有几年,我明明有钱却宁愿挨饿不吃饭,为的只是节省马币一两块钱。这是题外话。

后记
最后,我想解释,为何我和七哥健威,与其他兄弟姐妹的年龄相差那么远。

第一年从亚庇回乡下过春节的时候,我们首次在八个多小时长的旅途中一边驾车一边聊天。他向我透露了他无意中偷听到的秘密,原来,我和他两人是母亲意外怀孕的,而且父母曾打算把我们打掉!

其实这是合理的,特别是把我打掉。母亲怀我的时候已经接近四十岁了,而且是曾经生过七个孩子的妇女、健康不佳、乡下家庭经济困难……

如果一个未成型的胎儿,他的生命是可以被取消的、他是可以不被任何人爱的,那么,我的生命,是否也是可以被取消的、也是可以不被任何人爱的吗?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秘密,哥哥。直到今天,每当我想起你告诉我的这件事,我都会深深地感受到,原来自己是如此被人所深爱着。你也一样。

21 条评论:

Super Saiyan 3 说...

令兄歌聲淳厚,臺風出眾,多年來叱吒本地樂壇,也是一號人物。
我非常欣賞你節約的態度與習慣,畢竟知易行難,能身体力行的僅寥寥之數。如果你能循序漸進的灌輸令兄理財的正確態度,兄弟把臂江湖游,何等美事!

edwin 说...

我最近不太节约了,哥哥好像也不挥霍了。

我不太节约是因为之前种下较好的,心里那份不安全感淡了。这点必须感谢你的指点和帮忙。

我哥哥不挥霍了,因为收入少了。说回来,也是因为之前种下不好的所导致。如果要影响他,应该不容易。但我会支持他,希望能令他反省,然后走出阴影。

liezi--烈子 说...

活下来了,人生也很美好的,只要能细心的品味。

edwin 说...

谢谢。

Super Saiyan 3 说...

我想應把PPB Oil換成大眾銀行。PPB Oil估价太高了,應考慮早賣。意下如何?

金田一 说...

edwin,我真的很庆幸能够有你那样的
朋友!·

edwin 说...

呵呵,是什么让你真情流露?

Super Saiyan 3 说...

抱歉!我原來用的是估價,而不是股价,是錯誤的。應為股价高于估價,所以要賣。

Super Saiyan 3 说...

買手信哦!

Sanny @ 彤 说...

老张,是我。看到这么熟悉的称呼,会不会猜到就是我卉绫了呢?还是习惯这样叫你,特别亲切,叫着叫着,仿佛回到了年少时光...15岁那年某个上体育课的下午,我第一次叫你老张。

许多年来,你的文字总令我动容,也承认你是比我有才华的。独自在异乡的日子,要为自己加油保重,这个乡下,永远为你打气的,好吗?

我从来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虽然仍是在家乡过着平静的日子,可是,我不会忘记...

edwin 说...

终于等到你的留言。希望你一切安康,我下个月就回去了,到时带礼物给你,好吗?

我知道你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的,不如说是“竞赛”更贴切吧。好好为自己的人生加油哦。

Panda 说...

this is a very very touching article... if this is an essay , sure get A1 for chinese in SPM...
i have to learn from you...

ps.hi,this is Wendy from Lok Yuk Secondary School who met u on 28th of Dec.. XD

Sanny @ 彤 说...

老张,看到你用了“终于”,让我有点惭愧,我应该早点过来表示关心的...不过,相信你知道我没有忘记我们的竞赛,就好了。只要一天不忘,就一天仍在意对方,不是吗?朋友,必须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

其实我会比较喜欢用约定这样的字眼,因为感觉很暖很美。你知道吗?有时会担心自己没办法在我们之间的竞赛中胜出,看,你的日子过得那么丰富,我的依然平静。但,精彩的定义不是那么狭窄吧,就象快乐与否对各人而言是不同的看法。平凡也有平凡的精采,我朝着这样的方向迈进,一个属于自己的平凡的精采。

要带礼物给我?当然好,记忆中你好象不曾给过我什么礼物呢!就这么说定了,期待你的礼物。

edwin 说...

彤,“记忆中好像不曾给我什么礼物呢!......”呵呵,是哦,好像不曾给我,真惭愧。不过,事先声明,物轻情谊重哦,哈哈哈!

p/s: 我忘了女生的想法应该要很暖很美的,所以我们改口叫约定也是应该的。不过,人生的精彩与否是自己定义的。至于如何竞逐,其实是要看自己心目中的精彩人生达到了多少。如果自认为已经达不到了自己心目中的精彩人生,那就是输了哦,所以千万不能气馁,否则谁来为对方打气呢?好好为生活加油吧!

x x x x x x

Wendy!谢谢你的留言和称赞,我好高兴哦!而且我的留言都是真实故事,用来记载edwin的生命历程。

p/s:我是edwin的天使。色辣芬是不存在的哦!

说...

你说的精采正是我定义的精采,谢谢你,有这样形式的打气真是一种福气,所以不管沧海桑田,哪怕海角天涯,我都挂在心上。

物轻情谊重,我知道。对于物质,其实我没有太大的感觉,心意才是会让我动容的因素。相识多年,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么肤浅的,对吧?

老朋友能平安回来,看见他的笑颜,就是很令人感动的事情了,比什么礼物都好。

祝你平安健康,我亲爱的老朋友。

edwin 说...

不管去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放在心上。也祝你平安快乐,我亲爱的老朋友。

说...

有人记挂,即使一个人孤单的旅程,也是不寂寞的,老朋友最令人感动之处,在于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一句很老的话,却是我想说的,当你想起我时,正是我想你最深的时候。

Crayn 说...

海,我又回来了。很久很久没有你聊天了。你好吗?即使回家呢?我年初四回去kk,kudat & papar都是找我的友谊花开朋友你呢?你会在吗?
谢谢你的分享。谢谢你不介意我们知道你的秘密。

edwin 说...

很高兴可以看到你的留言,证明你没有忘记我。至于友谊花开,我暂时避开,因为一旦投入了就会忽略身边其他重要的人和事情。

下个月新年前两天我会回家乡,年初三就回来亚庇。如果你在亚庇,我们来一个网聚吧。因为你说你不曾见过我。

要向别人分享心中的秘密,还得看缘分呢。你说是吗?

Crayn Tay 说...

又回来了。可是你不是天使吗?不是只有笨蛋才会看见的吗?
一切一切真的需要缘分。,我一定会找你得啦。

edwin 说...

不是笨蛋啦,相信心地纯朴的人都可以看见天使。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