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二月 04, 2009

水灾


早回到公司,看到报纸头版的《拿笃大水灾》报导,让我吓了一跳。从家乡拿笃回来只不过十天,想不到竟会发生骤变,熟悉的市区街景已成汪洋一片。

我家座落在郊区山坡上,不会受灾,但我担心在市区上班的姐姐,和载送外甥上学的父亲,打电话向姐姐查询后才放心下来。

记得小时候的家乡很少发生严重水患,但自中学时期开始就频频发生,而且近年好像愈来愈严重。我觉得这可能跟河流上游的伐木活动有关系,因为当地的环境保护一向不严谨,河床及河岸被破坏的消息时有所闻,滥种油棕可能也是破坏湿地的祸首之一。

无论如何,希望家乡的家人和亲友不会在这次水灾中受到很大的影响。

14 条评论:

小頑童@nottyboy 说...

都是錢作怪...叫狐狸(musang)好好檢討

Ryan Chin 说...

i red this news just nw.. was shock also! haha... i remember when i was primary 5/6, there was a flood also.. and we're given duty to wash the dewan yuk choi.. cos after flooded, it's very dirty.. hahaha~ it's was a fun memory for me..

biao biao ge, gong xi fa chai!!

自在 说...

不淹水才是新聞 !!
拿笃就是50年不變
路照爛,電照停,水照淹,菲照住 !!!

ctezp 说...

到此一游。。。
其实砂州有许多地区也大致相同,但还好我家处在高地。

大恒 说...

haha..musang..lol...

the flood not yet beter, now getting wrost..even beufort oso flood...

edwin 说...

谢谢大家到访我的部落格,抱歉哦各位,最近公司的电脑不够用,令到我很少机会上网哦。

荣,狐狸或舞蛇(用客家话念)是非常非常贪心,但之前几任也好不到哪里去哦。特别是早期那几任,是破坏沙巴州自然环境的罪魁祸首。

表表弟,你洗礼堂那年,我应该是念中学了。记得有一次好像是停课。印象中那是最严重的一次。

自在前辈,拿笃从前也是时常发生严重水患吗?那希望您提供多一点讯息,因为我人在亚庇,很想多了解家乡发生的事情。您身在拿笃吗?

edwin 说...

大恒啊,很多地区从前是不会淹水的,好像丹南市区,新年前突然淹水,让我住在那里的朋友下了一跳,根本来不及准备,因为他们之前想象不到。我觉得是环保的问题。

志平啊,我的家也是在高地,只不过附近的马路淹水,我的家人可能无法回家啦哈哈。对了,住家虽然在高地,如果住家附近有更高山林,就要预防洪水冲下来哦,特别是当山林的树木被砍伐掉的话。

自在 说...

抱歉,
2年前已經移居亚庇.
但仍然關心家乡新聞.
一句话'
拿笃越来越象semporna了 !!
很痛心..........
60年代的太平已經不復回....

大恒 说...

yupez..agree with you...the earth had change..and i can fell it too...it always raining..then not raining at all...
i dont know what i can do..

築穎 说...

可怜我被迫守着这一个令人痛心又压抑的奇怪地方。。。

ctezp 说...

现在应该没问题了吧?雨季终于过去了!
p/s:那天忘了向你拿电话号码噢。。。。
我的email是ctep81@hotmail.com—add我啦。

liezi--烈子 说...

今年反常,以往水灾都在十二月。

edwin 说...

谢谢烈子光临,最近两年我的部落格很少更新了哈哈。

另,我家乡的雨季跟国内其他地方不同,因为它不是面向马六甲海峡,也不是面向南中国海,而是西里伯斯海(Celebes Sea),哈哈哈。



筑颖啊,我有时会觉得是你填补了我在拿笃的位置,所以心中有莫名的愧疚。希望你在那里一切安好,找到新的快乐泉源,所谓“荒漠甘泉”也。

志平,我没有msn啦,因为没有自己的电脑,而且习惯用gmail。欢迎你常常到我的部落格。


大恒,我们能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做好移民到火星的准备吧。不然,就什么也不必做了。

edwin 说...

自在前辈,莫非您在现实生活上也认识我。不过无论人不认识都不要紧,欢迎常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