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四月 19, 2009

14岁的《南屏晚钟》

沙巴崇正中学管乐团


晚出席了沙巴崇正中学管乐团的演奏会,我坐在最前面一排,近距离听一班十多岁的中学生以铜管乐器吹奏出一首首动听的乐曲,的确是繁忙生活中一段无比享受的插曲。当听到学生们以铜管乐器演奏《邓丽君组曲》的时候,眼前的画面突然转换到14岁的那个晚上,我到家乡附近的城市出席友谊花开文娱晚会时候,那首由巴华中学铜乐队所演奏的《南屏晚钟》。

14岁,对我来说有太多太多无法忘记的回忆——夜半收音机旁的庾澄庆和巫启贤,那些至今我所听到的最好听的歌曲,还有第一次参加友谊花开生活营,第一次出席友谊花开文娱晚会,第一次听到管乐队演奏的《南屏晚钟》,第一次在旧教堂的生活营遇见Lily,第一次在弥撒担任领经员,还有好多好多回忆,即使在过后的岁月里,我多次参加生活营,多次在半夜扭开收音机,也无法留下好象14岁那时候鲜明的记忆,也无法认识那么多让我如此牵肠挂肚的朋友。

曾经有一段电影对白让我觉醒:生命最可悲的,是不能重来;生命最可喜的,也是不会重来。可是,现在我却突然很想很想重听14岁那年的那首《南屏晚钟》。即使非常清楚地知道,14岁以后的日子是那么地悲伤和煎熬,我仍然希望可以回去,重听那一首《南屏晚钟》。即使悲伤,我知道我仍然可以纵情地痛哭,不像现在……仅仅,只是生存着而已。

9 条评论:

卡門 说...

記得幾年前去蘇州,在導遊巷介紹寒山寺,唱了這首歌,原來鐘聲可以令人這麼心安的。

去年在熱浪島,還和一個不認識的auntie一起合唱,雖然陌生,但好像遇到了知音。

蓝月 说...

那就不要只是生存这而已。

往往“只是生存着”,是潜意识的一种选择。然而,你可以不去那样选择。

edwin 说...

蚊子,其实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首歌,只是当时的我听到铜乐队吹这首歌,然后心里就一直认为是这首歌名。其实也不要紧。记住那一刻的感觉,最重要。

edwin 说...

月啊,曾经我是多么强调“每一天都要尽心尽力地活着”,可是这一刻的我却变得有心无力。

但,也许不应该如此判断自己的。让我检讨一下自己吧。

文字君女 说...

小可爱,想想九把刀的名言吧。(╯▽╰)

蓝月 说...

或许,无需时时刻刻,尽心尽力地活着。

走累了,就歇会儿。时间会带着你走。但,仍需要自己去感觉、享受活着的感觉。

活着,是一种本能。但愿你能找回那享受生活的本能。

edwin 说...

活着是一种本能……可是,月啊,最近总觉得,生活得很疲惫。我希望可以离开一阵子,但也不是像用口说的那么容易说走就走,这也是因为生活本身是有羁绊的。

edwin 说...

均均,是不是那一句:说出来会被嘲笑的梦想,才有实践的价值;即使跌倒了,姿势也会很豪迈?

我只记得这句而已。

晓君 说...

我们都在努力地让生存变得更像生活。
然后在生活中,感受生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