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月 26, 2006

大卫湾

大卫湾的晚霞



平静安祥的大卫湾,孕育出乐天知命的人民。



忧郁的傍晚,一个人寂寞地喝着啤酒,遥望远处的海湾,寻找久远的记忆。



次回来特别想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对这片大海的回忆。记得离开拿笃之前(2001年),有过一段忧郁和潦倒的日子,当时就是这片大卫湾的海洋抚慰了我的心情。当时我心想: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到一个自由的天地生活呢?

时光荏苒,再回来面对这片大海,心情已经不一样了,很多东西已经不在了。但是,我没有后悔离开这里。比起大卫湾的海,也许南中国海将为我的人生写下更多的回忆吧?

15 条评论:

金田一 说...

你回来了吗?想念你!
保重!我的朋友!

edwin 说...

你也要保重。

Edwin 说...

大卫湾的子民啊,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海?

Edwin 说...

很恬静的海面,平易近人,但是一点风浪和激情都没有。如果生命是这样,你会喜欢吗?

蓝月 说...

我不知道。

但其实很多人的生命,表面上平静,实际上却暗流汹涌,只是他人不知道而已。
人的一生是不断地在改变着的。那么,改变就是风浪,随之而来的思绪就是激情。

可以这么说吗?

蓝月 说...

这贴的最后一张照片,觉得很有感觉。

edwin 说...

你的诠释,真贴切。

edwin 说...

“记得离开亚庇之前,有过一段忧郁和潦倒的日子......”

观海的日子,那时大概是二零零年年杪吧。后来,我终于实现对自己的承诺,离开了家乡。

离开家乡之前,根本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度过怎样的生活,甚至连安顿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如果不是来到亚庇,而是到别的国家,不知道我现在的生活是怎样呢?

生命就是这样,充满了各种可能。

edwin 说...

月,最后一张照片,给你什么样的感觉呢?

蓝月 说...

让我想起一首诗,李男的《停电》,里面的这么一段:

母亲,我在黑暗中
忧似人在您温暖的胸怀,望着
父亲坐的方向,一支烟头
孤单,明灭


这诗比较黑暗,但是感觉相似。

edwin 说...

好诗,形象鲜明。

edwin 说...

第三张照片给你带来的想象,是否把诗中的“父亲”形象,转换成在喝酒的我了?

抱歉,我很少喝酒,而且根本不抽烟。

蓝月 说...

不,不是。

可能是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吧。

Ryan Chin 说...

大卫湾,曾经是我的流浪地盘。。

edwin 说...

我曾经在潦倒时,到海边同样的海边吹风,带给我很多想法,是它鼓励我离开的吧?

唉,看不到夕阳的海。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