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三月 30, 2010

心情杂记

个星期五早上七时之前,我将为数不多的行李搬上我的世界上最小马力的轿车后,就展开我这辈子所做过的最长距离的远征,从亚庇驾车到拿笃。

在离开之前的一刻,除了姐姐之外,没有跟很多人说再见。感觉上有点像《海角七号》的男主角独自一人,从台北驾电单车回乡的情形——落魄。

从担波罗里到兰脑,兰脑到Telupid,Telupid到山打根32里几段路的路况都很不好,数次停车休息。直到在Kinabatangan停车休息的时候,我才确定前面的路段都会很好,可以一路顺风到家。

就在这时,我突然有一股要回头走的冲动。“从这里到山打根只需一个多时的车程罢了!”心里面强烈地响起这声音。这声音让我停留了很久,直到我确定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的时候,我才踏上回拿笃的路途。


xxxxxxxxxxxxxxxxxxxx


有没有看AXN频道的《超市特工》(Chuck)呢?之从在下南南摆档做生意之后,我就爱上这部电视剧,因为那地方每天晚上都会播放AXN频道。

《超市特工》的男主角Chuck是一个卅多岁还住在姐姐家里的单身男人,在成为特工之前基本上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男人,这点跟我目前很像。而且Chuck的姐姐很关心他。

我的姐姐也很关心我。之从大哥去世以来,身为老二的姐姐就在各方面照顾我,特别是她在三年前搬去亚庇以后。

从她对我的态度看来,我相信比起其他兄弟,她是特别心疼我的,而且我也对她特别地好。不过在回拿笃之前的几天,我却终于对她发脾气,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以下是我们的对话:

我:以后我会每三个月回来亚庇一次,来捐血。

姐:拿笃没有地方可以捐血吗?比如说教会或医院。

我:有的。可是我还是喜欢在亚庇捐血,在同一个地方捐了二十次,习惯了。

姐:你这样不行的,你必须习惯拿笃的生活,云云云云云云。

我:……

过后我就很大声地回应,因为不满她叫我必须习惯拿笃的生活。她接下来什么也没有说。

很抱歉,乱发脾气。但我不想瞒骗自己,我就是喜欢某个地方,不喜欢某个地方。如果连这种感觉也必须被强制,那我什么也不是。

我什么也不是……

4 条评论:

· 康华 · 说...

既然喜欢,为什么要走?也不要紧啦,现在机票很便宜,亚航有没有飞拿笃?

小頑童@nottyboy 说...

以后去拿篤可以找你呵呵呵 ;)

匿名 说...

Hi Edwin, you are back in Lahad Datu already? Wished I were there to send you off, at least for the emotional support haha.
You take care there, keep in touch, we get together is you ever in town, or if I'm in lahad Datu.
Koh

edwin 说...

康华,我想换一个环境,看看事业会不会顺利一点。这里只有马航飞翼直达亚庇,正常的情况下,来回马币四百多。一般上我都是坐车。

小顽童,我怀念那一次我们的小小“网聚”。你还有我的电话吧?不然在网上留言给我也行。

hi,koh,i m glad to hear from u.call me if u in l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